欢迎来到百色红魂教育服务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记忆 > 英雄人物

宁培瑛

发布时间:2021-03-17 浏览量:693 来源:严佳宜
    宁培瑛,1925年在广东大学政法学院读书时参加中国共产党,1927年任中共广西地委委员。是广西陆川县第一个共产党员,最早在陆川和广西传播马克思列宁主义革命理论的宣传者和组织者之一。1928年1月在领导平南县劳五暴动中牺牲。革命烈士。

    宁培瑛,又名宁楚珍,化名林平生、凌秋珍,1902年生于陆川县白马村。他的父亲宁梓光是20世纪初叶于两广活动的律师,在俞作柏主政广西时,曾任苍梧地方法院院长。宁培瑛在中学时代与志同道合的同学组成读书会,一起阅读《新青年》等进步书刊,交流心得体会。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宁培瑛作为陆川学生救国联合会会长,积极带领中小学生投入爱国运动。他在演讲中大声疾呼:“要救中国,我们必须一致起来推翻旧势力。”

    1922年,宁培玻考入广东公立法科大学(现中山大学)。他不是一个“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书呆子,经常走出校园,参加社会活动,聆听共产党员恽代英、肖楚女等演说,阅读《向导》、《共产党宣言》等书刊,渐渐打下马克思主义理论基础,学会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分析时政,抨击社会弊端。大学4年,他奋笔写了许多文章,仅是发表在《群言》杂志的就有31篇,近20万字。在沙基惨案中,他险些死于帝国主义枪弹之下。事后,他怀着悼念烈士的沉痛心情,写下《帝国主义向我们的进攻》一文,痛心疾首呼吁中国青年投入反帝反封建热潮:“帝国主义不打倒,我们落后的经济,能不能复苏?帝国主义不打倒,我们民族的正义能不能伸张?帝国主义不打倒,我们国家的内乱,能不能免除?”

    1924年夏秋之交,宁培瑛在《群言》杂志连续发表了《现代的社会病》、《创造生活与青年》、《处变态时代我们青年应有的自觉》、《英国对华的侵略》、《帝国主义最后向我们的进攻》、《广西人民急起与“自然”斗争》、《陆川教育近况》、《广西大学生的经济问题》、《救国运动与小学教师的责任》等10多篇政论文章。认真分析了世界和中国的各种社会病态——贫乏、犯罪、掠夺、懒惰、残废……之后,认定“现代社会,已是病态百出的社会”,要治社会病,“要在治疗贫乏入手”,对“贫乏”应分别进行经济、政治两方面治疗,最有效的方法是实行社会主义。宁培瑛对当时的青年问题提出许多独特见解,提倡青年“要过创造生活”,不要过“占据生活”(指坐享其成或侵占别人财富)。希望青年自觉改变“思想纷乱”、“意志薄弱”、“人格破产”等“劣根性”,做到“有深刻的研究”、“有积极的奋斗”、有“严正的自持”等三方面的自觉;强调中国青年在“学说纷纭,主义百出”的时代,必须“平心静气,用客观的态度去彻底研究它”,从中“找得一种适当的学说或主义,来作自己底中心理想”。宁培瑛身体力行,一生过着“创造生活”,并于纷纭的学说、众多的主义中,立下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的决心。1925年,他在广东大学政法学院参加了中国共产党,入党后激动地说:“我已经找着了真正的导师,又发现新的道路。我很喜欢。我纵不能跑到这条路的尽头,也要死在这条路的中间。”

    1926年4月,宁培瑛在6O0字的时事述评《北京血案》中,痛斥段祺瑞枪杀北京反帝游行群众的罪行,表述了他对中国社会性质、中国革命任务等根本问题的认识,文章写道:“在半殖民地式半封建式的中国之下,帝国主义者与军阀各逞其特具的凶残。”“我们现在应该明白在帝国主义与军阀的连环阵线包围中,我们唯一的生路,只有国民革命。”

    1926年5月,宁培瑛大学毕业,自愿放弃了党派他去莫斯科学习的机会,返家乡广西工作。他由广州经梧州回到南宁,在国民党广西党部农民部担任干事(后为秘书),兼任第一届广西农民运动讲习所教授。当时,广西的国民党右派处心积虑争夺农会领导权,建立官办的所谓“农会”,广大农民群众对此表示强烈不满。宁培瑛在农讲所讲授《政治经济学》、《农民问题》两门课的时候,理论联系实际,宣传韦拔群领导东兰农民运动的经验,使学员领会世上从来没有救世主,要靠自己解放自己的道理,只有打倒官办“农会”,建立农民自己当家作主的农会,才能打倒土豪劣绅,推翻反动统治,实行耕者有其田。

    1927年,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新桂系军阀在广西各地大肆“清党”,广西各级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已经在南宁暴露身份的宁培瑛在党的安排下转入桂东南农村工作,先后活动于玉林、北流、容县、平南、岑溪一带山区。

    在北流县,宁培瑛组织指导各界人士成立反英大同盟,宗旨是反对帝国主义在中国的侵略政策,并为北流县农民运动讲习所撰写《社会常识》讲义、《农运》讲义,亲自讲授《政治经济学》和《农民问题》等课程,介绍农讲所军事见习庞碧琴、军事主任郑晴山加入中国共产党,在农讲所建立了北流县的第一个中共支部。

    1927年5月,在中共梧州地委的基础上组建中共广西地委,宁培瑛为中共广西地委委员之一。7月,国民党北流县公署知事刘树勋下令解散北流农讲所,并派兵搜捕宁培瑛等,宁培瑛转移到容县。

    宁培瑛到容县后,驻在县城的苍梧道农民运动办事处已遭敌破坏,办事处主任林培斌被捕,形势十分严峻。他毫不畏惧,冒着生命危险开展党的活动。他在容县宾兴馆二楼秘密召开党团员会议,在会上讲了蒋介石反共和国共两党分裂的形势,号召党团员坚决与反动派作斗争。会议刚进行30分钟,负责警戒的人员报告反动派开始搜捕共产党人。宁培瑛果断指挥参加会议的人员分头撤离县城,自己则留下听候消息。3天之后,容县城稍为平静,宁培瑛安排留守人员分散隐蔽,自己化装成商人出城下乡串户,聚集革命力量。

    1927年8月,身为中共广西地委委员的宁培瑛在容县组织暴动未果,又转移平南县新隆区(原劳五区),与从事乡村医生职业掩护的劳五区农会委员长李修其等汇合。在劳五区,宁培瑛化名凌秋珍,以江湖卖药佬的身份和李修其来往,并将容县、桂平等地的革命力量汇集到劳五区,有条不紊地进行宣传、发展党员、扩大武装、筹集物资等工作。宁培瑛介绍李修其等6人入党,成立了党支部。后来该区党员发展到29人时,并建立中共劳五区委员会。宁培瑛及时将平南劳五区的情况报告中共广东省委,请示将区农民协会改为苏维埃政府并成立红军,准备暴动。中共广东省委派出军事干部陈平等几位党员前往指导。

    1927年8月20日,中共广东省委开会传达八七会议精神,命令中共广西地委发动秋收起义。中共广西地委制定了发动梧州、苍梧、桂平、平南、容县工农武装举行“中秋起义”的计划,准备在9月24日暴动夺取梧州。宁培瑛参与制定这个计划,他计划自己负责劳五区的农军部队,暴动枪响后,兵分两路,一路打出大安,一路打上容县,最后合攻梧州。宁培瑛在党员会议上动员说:“叶挺、贺龙已经在江西搞起来了,我们还躲在角落里干什么?”为了解决农民暴动的经费,中共广西地委决定在大安开一个腊味铺和一个印刷所,资金由宁培瑛筹措。宁培瑛向父亲宁梓光求助,分几次取得近千两白银。

    1927年9月7日凌晨,设于梧州的中共广西地委机关遭破坏,中共广西地委书记廖梦樵、组织部长黄士韬等负责人被捕,不久壮烈牺牲,中秋起义计划流产。但是,宁培瑛并未丧失信心。

    中共广西地委机关撤离梧州以后,地委委员、宣传部长邓拔奇与宁培瑛、黄一平于10月重组广西地委,继续隶属中共中央南方局领导,南方局撤销后,改属广东省委领导。1927年12月,广东省委部署各地组织暴动。宁培瑛在平南加紧准备暴动的工作。当广西地委接到广州起义的通知时,决定以平南劳五为基地,响应广州起义,牵制广西军阀力量。12月底,在宁培瑛领导下,16名战士携带7支手枪,乘圩日化装袭击平山团局,击毙团丁5人,击伤2人,缴获步枪4支,子弹一批,接着准备攻打寺面团局。

    平山团局被袭击,震动了全县。局董陈晓衡等唆使容县土豪劣绅,向平南县长马翼汉告状(马是容县人)。寺面团局变卖公产田,招兵买马,要与以宁培瑛为首的农军一决雌雄。国民党广西省党部紧急召开第60次会议,决定“咨请省政府迅饬防军剿办”。广西军阀迅速调兵遣将,对新隆(劳五)区农会进行猖狂“围剿”。

    1928年1月17日,广西省政府电令平南县长兼防军营长马翼汉率一个营,纠合容县、藤县、平南的豪绅武装共1000多人,突然围攻新隆区农会,宁培瑛率领农民武装奋起抵抗,坚守新隆,等待容县农军支援解围,宁培瑛镇定沉着地鼓励大家:“我们农军是人民的武装,要为人民的翻身而战斗。”新隆区立即成立反围剿指挥部,由陈平任军事总指挥。

    壮烈的新隆保卫战于1928年1月18日打响,宁培瑛、陈平带领农军浴血奋战了三天两夜。第一天的战斗打得十分激烈,土豪劣绅武装疯狂叫嚣:“捉到狗要斩断尾,抓到扫把要剁成两段。”宁培瑛、陈平指挥30多名战士打退敌人多次进攻,夜幕降临,附近的农军在敌人外围打“麻雀战”,出奇不意袭击敌人,使敌人恐慌不已,敌人外围防线几乎失守。第二天,敌人从梧州调来一个炮兵排,摆开两门山炮同时轰击,把新隆圩的房子全部烧光,敌人在炮火掩护下冲进村子,敌众我寡,农军反复冲杀,伤亡惨重,宁培瑛只得命令农军撤退到一个年久失修的“参赞庙”继续抗击敌人。当晚,外围农军又乘夜色袭击敌人。本来,内外配合,一度冲破敌人防线,身负重伤的军事指挥陈平叫宁培瑛冲出去保存自己,但宁培瑛不愿丢下负伤的战友逃生,决心固守待援,与战友们“同生共死”。由于无法动员各乡武装参战,预定的容县援军也没及时支援,形成30多人抗击千军的孤军血战局面。第三天,敌人炮火轰塌了“参赞庙”砖墙和东炮楼,宁培瑛与幸存的战士背起受伤的战友退守仅留的西炮楼。陈平、李修其等牺牲。宁培瑛强忍悲痛对大家说:“同志们,看来敌人迟早就要冲上门来。共产党领导的农军要以一当十,以十当百,像革命烈士那样,为革命战斗到最后一滴血!”敌人非消灭这支革命武装不可,山炮、手榴弹猛射猛轰,敌连长指挥士兵冲入庙内,打开前门,西炮楼无对外射击孔,农军无法还击敌人。22日炮楼终于失守,宁培瑛被俘。23日宁培瑛等于寺面河滩英勇就义,年仅27岁的共产党员宁培瑛壮烈牺牲,为共产主义的崇高理想献出了宝贵生命。

    1928年3月5日,《中共广西特委给广东省委的报告》给予宁培瑛高度评价,认为他“对于广西农民运动曾致很大的努力,与林培斌同志在广西农民运动史上有同样的光荣。”1928年6至7月召开的中共六大,与会人员撰写了一批烈士传记,其中有一篇题为《我们的死者——宁培瑛》,结束语道:“宁同志是无产阶级先锋队中的一个最勇敢、最觉悟、最能干的战士,是广西千百万农民的慈母,是广西苏维埃政权的发韧者。宁同志死了,但宁同志的精神还在全国工农群众中间活着。”

本站内图片、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复制。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教学基地
红色记忆

新闻资讯

  • 中心新闻
  • 时政热点
  • 领导关怀
  • 政策法规
培训咨询 售后咨询 官方微信
联系电话
15077681894
返回顶部